青岛酷特智能上市背后:张氏“父女档”十余年-fun88|官网首页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fun88主页 > 互联网科技 >

快速导航

新闻中心

青岛酷特智能上市背后:张氏“父女档”十余年

更新时间:2021-01-10 18:22点击次数:字号:T|T

  随着上市钟声的敲响,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酷特智能”)成功登陆A股创业板上市发行。据悉,酷特智能本次公开发行股票6000万股,发行价格为5.94元/股,保荐机构(主承销商)为中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300840.SZ。作为一家脱胎于传统服装企业的智能制造企业,酷特智能早在十余年前就意识到了数据的巨大价值,并着手对传统的生产模式进行了大刀阔斧地智能。此次成功上市,意味着酷特智能C2M定制商业生态模式在资本领域获得公开认可,其布局未来主打的产业互联网生态将为众多产业提供强势赋能。

  利群的徐瑞泽、汉缆的张大伟、青特的纪建奕、鑫江的方润超……近年来,青岛民企迎来高峰。在这其中,酷特智能的颇受称赞,这也是酷特智能成功上市的重要原因。

  昔日“红领”曾引领过风潮,也曾行业桎梏。张代理和女儿张蕴兰作为两代青岛民营企业家的代表,主动求变、锐意进取,积极拥抱工业互联网,勇敢自己,终于换来新生。青岛全力建设工业互联网之都的大背景下,酷特智能的成功上市,给广大民企坚定“上云上平台”的信心。

  酷特智能成立于2007年,前身为在1995年在青岛创立的红领集团。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张代理及其一致行动人张兰兰(张蕴兰)、张琰。其中,张代理是红领集团的创始人,亦是目前酷特智能的控股股东,持有公司19.90%的股份,张兰兰、张琰为张代理的子女,分别持有13.64%和13.06%的股份。

  出生于1955年的张代理如今已年过花甲,曾一手创办了知名的“红领”品牌,可谓是服装制造行业的领军人物。2016年12月,张代理获得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颁布的“中国信息产业年度人物”;2018 年10 月获得中国商业经济学会“中国定制经济先锋版优秀企业家”称号;2018年10月获得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颁发的“ 40 年纺织行业突出贡献人物”。2018年10月起,张代理任中国服装协会第七届理事会荣誉会长。

  虎父无犬女,作为董事长张代理的女儿的张蕴兰,也继承了父亲的衣钵,展现出了超凡的勇气与实力。出生于1979年的张蕴兰曾就读于北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市场营销和国际贸易专业双学位本科学历,曾任第十二届、第十三届代表。值得一提的是,张蕴兰是湖畔大学第二期的,湖畔大学第三期的校服就是由酷特智能制作的。湖畔大学二期中,有四大豪门之一的霍氏家族之孙、现任集团副总裁的霍启文,外婆家创始人吴国平,西贝董事长贾国龙,58同城总裁兼CEO姚劲波,科大讯飞联合创始人胡郁、Ucloud创始人季昕华、虎扑体育董事长程杭、游族网络董事长兼CEO林奇、好未来董事长兼CEO张邦鑫等。

  2007年,面对服装工厂之间“价格战”和难以解决的“库存焦虑”,酷特智能提出做定制个性化服装的战略,以图摆脱产业链低端的红海竞争。2009年,张蕴兰从父亲手中接过了酷特智能总裁的接力棒,开始对企业进行大刀阔斧的。

  张蕴兰曾在接受专访时表示,在过程中,她也曾来自业内的质疑和公司内部的杂音。此时,张代理支持女儿,力排众议,终令得以顺利地开展下去。在此后的十余年间,酷特智能实现了再造血式的内部重构,不仅度过了服装行业的“寒冬”,而且完成了数据驱动的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生产模式的落地实践,一举重塑了互联网时代的服装制造业逻辑。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酷特智能的第二大股东,复星已经在产业互联网布局多年,投资了酷特智能、全球领先的工业4.0解决方案提供商FFT等有代表性的企业。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曾经在多个场合表示,“新一轮商业是C2M双向驱动带来的社会资源的重新整合”。他认为,互联网上半场的红利已经快结束了,但是产业互联网所带来的C2M变革才刚刚开始。

  酷特智能的上市,正是复星超前布局产业互联网的成功。复星于2015年和酷特智能达成合作,郭广昌表示:“酷特智能通过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用柔性化的工业化方式满足用户个性化需求,是复星C2M战略成功的案例之一,复星看好酷特智能在C2M领域的未来发展。”

  招股书显示,在酷特智能的董事、监事、高管人员中,青岛著名企业家王若雄也赫然在列。王若雄是青岛天泰集团和青岛爱乐乐团创始人,1994年

  至2016年任职于青岛天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担任董事局,现任青岛新商道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酷特智能招股书显示,王若雄自2016年12月起开始在酷特智能担任董事。

  除此之外,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也十分推崇酷特智能。2017年8月,许小年以3000万元受让酷特智能1%股权,为企业界和学术界所高度关注。

  C2M商业模式,就是将C端客户需求直接提供给M端制造工厂,去除渠道商、代理商等中间环节,降低了生产成本和沟通成本,提升了产品的性价比。C2M商业模式改变了传统制造业盲目生产、产能过剩的产销方式,可以做到零库存、按需生产、有效供给、精准供给。

  至于大规模定制模式,也并非用全自动化的机器取代人,而是靠服装定制的一整套逻辑和算法,从生产执行到质保体系,从物流配送到客户服务,所有的生产销售流程都由数据驱动。在大规模定制模式下,传统的成衣分码操作被彻底改变,酷特智能完全放弃了传统服装的标准品业务,根据每一位客户的需求,量体裁衣,规模定制,这在服装领域是性创新。

  酷特智能过去十几年的发展历程堪称中国企业转型升级探索之的成功典范,更是一部惊心动魄的商业传奇。而成功转型后的酷特智能,在今年疫情下的特殊时期,也轻松地实现了防疫物资的“智能转产”。

  今年上半年,酷特智能在培育新方面小试牛刀,顺利切入医疗行业,生产医用外科、N95医用无菌口罩及防护服等产品。公司的口罩和防护服产品不仅取得了国内的医疗器械生产资质,也通过了FDA认证及CE认证。

  依靠自己的工业互联网平台,酷特智能不仅迅速实现了口罩日产500万只的产能,而且拓展出一个“医疗产业链条”。除口罩、防护服外,酷特智能甚至实现了熔喷布、口罩机的生产和销售。据了解,目前酷特智能口罩生产车间内现有的绝大多数口罩机,都是自主研发生产的,除自用外,他们生产的口罩机也销售给了其他企业。这个过程从无到有,仅仅用了两周时间。

  一季度,酷特智能实现防疫物资销售收入4389.11万元,占2020年一季度营业收入38.76%,这也帮助酷特智能摆脱疫情带来的服装销售业务收入的下降,实现一季度总营收较上年同期增长4.69%。

  酷特智能切入医疗,得到的不只是短期的财务报表的好看,更在于发现了一片极具前途的新蓝海。现在,酷特智能已经将医疗健康板块纳入未来企业发展的总体布局之中,也正在规划建设新的厂房车间,继续开发与健康相关的一系列产品。按照规划,酷特智能还将进军更多产品类品、布局多个行业。

  “这场疫情让我们更加市场,新技术、新趋势有可能带来的影响。我们看到5G、生物技术、物联网、无人驾驶、人工智能、智能制造等领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闪耀着现实的。毫无疑问,我们的确站在了一个新时代的开端,就商业来说,这是的又是充满希望的。”酷特智能总裁张蕴兰表示。

  青岛具有雄厚的纺织服装工业基础,拥有“上青天”的美誉。但近年来,随着全球纺织产业格局的进一步调整,纺织服装产业的传统优势不再,转而要订单减少、产能过剩、库存压力大、生产附加值低等诸多问题,发展之压力重重。

  而作为首家尝试智能的服装制造企业,第一个吃螃蟹的酷特智能不仅实现了自身的浴火,而且也成为了个性化定制解决方案的供应商,帮助一系列传统工业企业进行互联网工业的转型升级。此次酷特智能的成功上市,为无数仍身陷转型泥淖的服装制造企业提供了绝佳范本,也为青岛建设工业互联网之都打入了一剂强心针。

  青岛市委常委、部长王久军在上市致辞中表示:“酷特智能为中国制造业呈现了一个传统企业与互联网融合、新旧动能转换、供给侧结构性的企业样板。酷特智能始终能够踏上时代的节拍,成为时代的企业。”

  招股书显示,酷特智能本次拟向社会公开发行6000万股人民币(A股)普通股,发行成功后,所募集的资金将用于柔性智慧工厂新建项目以及智慧物流仓储、大数据及研发中心综合体建设项目。

  其中,柔性智慧工厂新建项目投资总额约2.78亿元,计划建设期为 24个月,分 2个阶段建设,预计第三年顺利实现投产,当年达产80%,第四年开始产能完全预计可实现销售收入4.41亿元。智慧物流仓储中心和大数据及研发中心项目投资总额约1.40亿元,计划建设期为 24 个月。该项目实施完成后,数据的存储、管理、,以及产品与系统的研究开发活动将转移至大数据及研发中心。

  二代,事关企业传承。尤其是近几年,随着利群的徐瑞泽、汉缆的张大伟、青特的纪建奕、鑫江方润超等一批二代“上位”,青岛民企迎来高峰。在这其中,酷特智能的颇受称赞,张代理把脉定向,张蕴兰一马冲锋,不仅解决了新老传承问题,而且建立了一套现代企业管理的治理体系,这也是酷特智能成功上市的重要原因。

  张蕴兰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董事长老爸、留学、博士老公、魔都外企白领……完全符合传说中富二代的套,然而她却走出了不一样的子。

  2017年,酷特智能对企业品牌进行了升级,原先的“酷特”后面加入“云蓝”两个字,变为“酷特云蓝”。张代理曾经说过,酷特代表自己,是老一辈企业家的变革和创新,云蓝代表的女儿,是企业的未来。

  据悉,张代理起初并不想把企业打造成一家家族企业,先后找过两位职业经理人管理企业,但因种种原因,他最终还是让张蕴兰回企业帮忙。

  当时,张蕴兰刚从海外留学归来,在上海一家跨国企业做白领。面对父亲的,她起初是犹豫的,靠考虑到家族的责任,她还是选择了回归。

  回到企业之后,张蕴兰隐蔽自己的身份,先到一线做了一名报关员,负责报关、报检、跟单以及国际业务谈判等工作。一年之后,接管营销中心。随后,主动要求到一线生产车间。曾有报道,张蕴兰在车间经常工作12个小时,远超普通员工的8小时。经过各“要害”部门重重之后, 2009年3月,她与父亲进行了交接仪式,担任酷特云蓝总裁。

  为继续转型互联网工厂,组建一支懂英语和互联网的年轻团队,她裁掉一半的老员工。为减少库存压力,张蕴兰砍掉三分之一的加盟商。为主动拓展海外业务,她在美国几大城市一条条扫街,一家家敲门,成功开拓了美国市场。

  前沿技术的飞速发展,给企业管理和方法带来的新的挑战。张代理和张蕴兰逐渐发现,企业的领导化、部门、科层、审批等越来越成为生产和管理的桎梏。在个性化服装生产完全靠数据驱动后,企业原有的组织架构和管理方式与先进生产线的矛盾立刻出来。

  酷特智能全新企业治理体系叫“源点论企业治理体系”,其核心是遵循、、践行自然的根本规律(时代、市场、社会等组织的需求和平衡),通过规范化、标准化、体系化、数字化、平台化建设,去领导化、去部门、去科层、去审批、去岗位等。张代理认为,这套模式完整建立了组织生态系统的方,还原人性,找回初心,实现了由到自治、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

  酷特智能将这套治理体系优化升级为平台化生态化治理体系,企业经营过程和客户需求以数字呈现,形成运营和生产的数据,并始终在企业大数据平台上实时流动和呈现。这种平台化、数字化、数据化的改变,了传统管理模式,最终形成了完全创新的企业平台化生态化治理体系。在实际治理中,酷特智能直接去掉了80%的生产管理岗位,企业效益直接提升20%。

(编辑:fun88网)

网站地图

微信扫一扫关注

地址:济南市高新区高端人才实训基地26楼 电话:0531-88475911 400-009-8475 网址:http://www.xatypj.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5 济南市fun88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陕ICP备11011550号-1